第三章、與陰謀的抗爭

第1節、勒費爾(Lefebvre)和卡斯楚美亞(de Castro-Mayer)寫給教宗的信件 1983年11月21日

一、《致教宗的公開信、主教宣言》約熱內盧,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致聖父:

求聖父您容許我們呈上以下的問題。二十年來教會像是一個被佔領的城市。

因為教會的自我毀滅,成千上萬的神職界人員與數以百萬計的信徒正生活在痛苦和困惑之中。他們被梵二會議的錯誤、會議后的改革(特別是禮儀改革)、官方文件的錯誤概念和教權制度的濫用弄到頭昏腦脹。

在這險境中, 很多人失去了信仰,愛德也已變得淡漠。公教會的時空統一性也正在消失。

我們主教, 看見世上很多被迷惑的人。他們很希望可以繼續堅守公教會在信德和道德上的教誨。

我們認為現在再保持緘默便會淪為同流合污的共犯了。 (若望:貳,11)

所以現在我們要公開的在聖父前(因十五年來私下與您們談話還未得到結果)指斥構成現狀的主因。我求您以伯多祿繼承者的權力,於宗徒信德中堅固你的兄弟(路:廿二,32)

我們隨函加上附件來說明構成現狀的主因。其實這些錯誤已曾被歷任教宗嚴責。

一、中立主義、寬大主義和合一運動的概念令信德分裂。此謬論已在《異端謬論八十條》第十八項中被懲斥。 (DzS 2918)

二、在教會裡的分權性及民主政體性。此謬論已在梵一大公會議中被懲斥。 (DzS? 3055)

三、對人類自然的權利之錯誤概念在宗教自由文件中清楚地反映出來。此謬論已在《何等關心》 (Quanta Cura,庇護九世) 和《自由通牒》 (良十三世) 中被懲斥。

四、對教宗權限的錯誤概念 (DzS 3115)

五、對彌撒聖祭和聖事的基督教式的改革。此謬論已脫利騰第十二屆公議中被懲斥。

六、信理部的取締。因此散布異端的自由被廣泛利用。

這些文件使很多人感到不安和混亂,因為它們是來自理應是嚴謹的教會組織。這對於愛聖教會、伯多祿繼承者及傳統教誨的神職人員和平信徒影響更甚。

至聖聖父,這個混亂情況必須終止。因為羊群正在分散,而失落的羊正追隨著佣人。我們懇求您因公教信德及為救靈魂的緣故,重申那些駁斥上述謬誤的公教真理。

我們懷著聖保祿於聖伯多祿面前責備他不跟著福音真理(迦貳 十一至十四) 的心情來向您提出建議。他的目的也隻不過是想保持羊群中的信德。

聖羅伯多貝勒明曾說過,如果教宗做的事情對救靈魂有侵害時,人就要指出他的錯誤。

我們來到聖父前發出此號哭,特別是現在 -- 因為新法典和馬丁路德五百周年紀念的儀式充滿著異端教理。夠了,真是夠了!

聖父,望天主佐佑您。我們將永不休止地為您向榮福童貞瑪利亞祈禱。

請垂顧我等對您的虔愛,

瑪策祿P勒費爾主教,聖庇護十世國際修院,瑞士哀宮

安當P卡斯楚美亞主教,巴西金保時

二、梵二之后教會學的謬誤一覽

1、教會內的中立主義、寬大主義和合一運動的概念

這個 天主的子民的教會概念在很多文件中可以見到,例如《大公主義》 (Unitatis Redinintergratio)?《萬民之光》 (Lumen Gentium) 和新的《天主教法典》(見二○四,一)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書信 Catechesi tradendae ﹔對在坎特布裡之英國國教(聖公會)的訓示﹔Ad totam Ecclesiam 合一名錄等等。

《法典》二四,一:? 基督信徒因洗禮加入基督的奧體,成為天主的子民, 因此按自身方式分享基督的司祭、先知和君王的職務,依各自身分奉召執行天主付與教會在世界上應完成的使命。

事實可以証明這異端的謬誤:興建多宗教式房間的批准,不符合公教釋義的合一版聖經的印行,以及如同在坎特布裡舉行的合一儀式。

在《大公主義》中有人說基督徒分裂對世界是恥辱和不能廣傳福音的原因KK聖神不會拒絕其他宗教作為得救的渠道。同樣的錯誤也載於Catechesi tradendae 中。若望保祿二世更是在坎特布裡主教座堂(一九八二年五月廿五日)說:基督的諾言使我們有信心相信,聖神會治好那從五旬節時首次的教會分裂。他說的剛剛和傳統教理相反XX說得好像教會從未有過統一性。

天主的子民的概念令人想到基督教隻不過是其中一種基督宗教罷了。

梵二會議說異端組織和聖神有真實的聯系及確定的,但不完全與天主教的同屬性(《萬民之光》,十四) (《大公主義》, 三)

這合一的觀念與良十三世的《足以明了》通牒中說耶穌沒有創立一個由多個不同組織而成的教會相反。同時,這合一性與庇護十二世的人類通牒相反。在這通牒中已責斥了一種含混地屬於公教會的講法。最后,這合一性與奧體通牒責斥的虛無教會說也是相反。

這合一精神也與庇護十一世的《現世可死亡的心靈》(Mortalium animos)通牒相反。基督教錯誤地引用了願眾人都合而為一KK將隻有一個羊群,一個牧人。(若:拾柒 廿一﹔拾 十六) 來統一教派。他們說真正的基督教會從來沒有信德和政體的統一 XX聖教會的其中一個記號。

這曾被公教道德和法律責斥的合一精神現在竟然准許教友向非公教牧師領取告解、聖體及終傅聖事。同時為了友好也讓公教神父給非公教徒施行聖體聖事。

以上是事情實在是違反天主的啟示。因為天主說過人要擯棄光與暗、信與不信、天主與邪神的聯系。(格后陸 十四-十八)

2、在教會裡的分權性及民主政體性

削弱了信德統一的基礎后,現代主義者今天便積極開始削弱聖教會政體的統一性。

一條錯誤的道理已在梵二萬民之光和新天主教法典顯露出來了。這謬誤表示:正常地說,主教團與教宗擁有同樣的教會至高權力。

這雙重權力的教義違反教會歷來的教導和慣例,尤其是梵一大公會議 (DzS 3055) 和良十一世的《足以明了》(Satis cognitum)通牒。隻有教宗本身擁有至高權力,而他可視乎情況,來下放這些權力。

DzS 3055: 為此,誰若說: 主基督,未曾立真福伯多祿宗徒為諸宗徒之長,為整個戰斗的教會的有形首領,或說,那同一宗徒,從同一耶穌基督我們的主手裡,直接的,無媒介地領取的首領地位,隻是榮譽的,而不是真正兼有統治權的首席地位: 則應於以絕罰。

這錯誤是依附在教會的民主方向上,而權力就是來自天主的人民。這非伯隆主義已被庇護六世的《堅石上簡詔》所擯斥。(DzS 2592)

這種以基層權力為主的趨向可從主教團、神父團、和種種羅馬及國內的委員會的創立來得到。(梵一大公會議 DS 3061﹔新《天主教法典》447)

現在教會混亂和無秩序性就是來自這權力的削弱。

3、對人類與生俱來的權利之錯誤概念

 

梵二的人類尊嚴宣言確認了人在宗教事情上的自由。這種假的自由和歷代教宗對此之擯斥成強烈對比。

庇護九世的《何等關心》(Quanta cura)通牒和《異端謬論八十條文告》(Syllabus),良十三世的《自由》通牒和《永生天主》通牒,庇護十二世對義國公教法官的聖諭(La Riesce)中,都否定理智和啟示有同樣的權利。

梵二宣告真理是不能被強加於本身的,除非憑借它自己的真實。這是與庇護六世對比士督會議的非伯隆主義擯斥相反。(DzS 2604) 梵二會議確認了人那不需要追隨真理的自由來為宗教自由。社會上的政府從而便可以建立真宗教與假宗教的司法平等。

DzS 2604: 命題肯定:把教會的權威,越出訓誨與倫理界限以外,把他擴展到外面的事務上,並籍暴力,迫人做那屬於勸告良心的東西,那將是濫用教會權威的行為。甚至,藉暴力,用自己的法令,迫外人歸順,那也是無異是濫用權威:那不切定的這句話:把權威擴展到外面的事務上,顯示: 教會用那來自天主的權力,好像就是教會權力的濫用﹔其實連那宗徒本人,在奠定與建立外面的紀律上,也用過這個權力: 故這樣的命題,是異端的。

這道理已被聖庇護十世的《我等宗座的職責》訓令所擯斥,它說明此謬誤來自對人類尊嚴的錯誤理解。歸根究底,這是來自法國大革命中偽哲學家的不可知論和唯物論。

梵二提到宗教自由將給教會帶來平穩的局面﹔但額多略十六世卻說沒有限制的言論自由不會對教會有益。

梵二會議在《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中說到,人類及基督徒的尊嚴藉基督的降生得以恢復。這謬誤同樣可在若望P保祿二世的《人類救主通諭》上見到。

會議對於這假人權的接受破壞了吾主的在世的統治權,因為它削弱了教會使吾主支配其心靈的權力。現在教會便要與善於征服靈魂的魔鬼開戰,而傳教的精神將被指為極端的變節。

國家在宗教上的中立使吾主和教會受傷害,尤其是以公教為主道的國家。

 

4、教宗的絕對權力

 

教宗在教會的權力當然是至高的,但也不是絕對及沒有限制的。因為它是依存在天主權力之下的。這信理在聖傳、聖經及教會已下定義的信條中都可以清楚見到。 (DS 3116)

教宗的權力是由賦予它的那一位所限制的。這教宗庇護九世在梵蒂岡第一屆大公會議《永遠司牧憲章》中已下定義。(DzS 3070) 改變教會的憲章來容納那反天主神權的人權力量實在是完全濫用權力。

?DzS 3070: 原來聖神之預許,來到伯多祿繼承人那裡,不是為叫他們, 由他啟示而向人揭露新的道理,而是教他們, 在他助佑下,把那籍宗徒所傳授下來的啟示,即信德的寶庫, 聖潔地予以看管,且忠實地予以陳述

所有可敬的教父們,都擁抱他們由宗徒傳下的道理,而且那些正統的聖師們,也都予以尊敬和信從。他們完滿地知道, 聖伯多祿這個宗座,按主我們的救主, 對宗徒之長所作的許偌,常常保持忠貞, 不為任何邪說所玷污: 因為他曾經對伯多祿說:我已經為你們祈求,為叫你的信德, 不致喪失,待你回頭以后, 要堅固你的兄弟。

在這及其他事情上,神職人員和每個公教徒都有反對及拒絕聽從的責任。麻木服從便是遵行人而非天主的旨意(DzS 3115)

如果害靈魂的惡行是公開的,那麼反抗也需要是公開的。(聖多瑪斯 IIII334)

DzS 3115: 由於教宗職權類似奠定的基石: 屬靈體制的力量,就存在了主教的職權,主教們,由於天主自己安排的權力,就享有權利與義務,而對這種權利與義務,教宗既沒有名分,又沒有權力,予以改變,為此,梵一公議會的法令,完全受到誤解了: 他們妄自猜測,認為是主教的統治權,已為教宗的權利所吞吃掉﹔而教宗本身,已被請求,代替任何一位主教的地位﹔主教們 隻是教宗的工具, 是他的公務員而沒有個人的責任感KK特別對上面的所法,我們必須嚴予摒斥。誠然,聖教會不是這樣的,在這社團裡,那慘無人道的專利 口號XX格言被接受,那口號說: 各人有各自的責任,在任何情形下,都為長上的命令所鏟除(剝奪)。

以上陳述的基本的道德倫理是用來管理合法權力運用的。

再者,此抵抗力量,的確可從那些握住傳統公教信理的人被罰中看到。那些宣講異端或褻瀆神聖的人卻沒有被問罪 V 這就是濫用權力的寫照。

5、彌撒聖祭被基督教化

 

這被若望P保祿二世納入憲章中之新的概念便是教會中心禮儀XX彌撒聖祭。教會學新的定義正產生新潮彌撒的定義:彌撒是分權和合一的聖餐儀式。這引起與傳統教會教誨的決裂。

這概念的形成近似基督教多於天主教,這可以解釋為何某些理念被無故捧起而某些理念又被無故貶低。

平信徒在彌撒中的參與被看得異常重要,而司鐸就被貶為一個普通的主持人。同樣聖道禮儀被看得異常重要,而贖罪的祭祀就被遺忘了。團體聖餐被看得重要,而彌撒已被平信徒化了。這一切都減少了教友對祝聖后基督真實存在性的尊敬和信念。

不同的彌撒儀式的數目因棄用拉丁文而不斷增加,同時世俗和異教的風俗也被加插在彌撒內。虛假和不實的翻譯版本更令教友們喪失信德和虔心。

佛羅倫薩大公會議和脫利騰大公會議已頒布絕罰予以上講過的轉變,除此之外,它們也確認《行祭常典》是宗徒時代傳下來的。

教宗聖庇護五世和格來孟八世也曾堅持不應改變彌撒聖祭,從而令羅馬彌撒儀式永遠留傳下去。

因為彌撒中神聖的要素被抽出使它平信徒化,所以司祭的角色也被平信徒化,如同基督教信的一般。

這基督教形式的禮儀革命是新潮教會中的一個最大的錯誤,因為它使人失掉信德和聖寵。

 

6、謬誤和異端的隨意散布

 

不斷尋找道理的教會實際上已引進了基督教的自由思想,而這是多種道理溶聚在教會的結果。

信理部、禁書目錄和反現代主義誓言的消失,促成了現代神學家創立迷惑教友的新學說的必要,因為這才可以導致人接受神恩運動和聖靈降臨節派等的團體。這真是反對天主與衪教會權力的革命啊!

那些已被教宗擯斥的嚴重現代主義謬誤現在竟可在教會隨意發展,

例如:

甲、反經院哲學、存在主義論和反理智的現代學說充斥於天主教大學和修院中。

乙、教會當局為了要附和現代社會,便贊同人道主義XX令萬物以人類為依歸和最終目標。

丙、自然主義XX對人和人類價值的稱贊,使基督救贖聖寵的超性價值被遺忘。

丁、不斷演變的現代主義使人不接受有二千年之久的天主啟示的聖傳XX再沒有不變的真理或信條。

戊、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XX梵二會議拒絕擯斥這些謬誤,這是可恥及使人厭惡的。而且梵蒂岡此舉,很易令人覺得它贊同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多於基督精神XX觀察十五年內聖座對鐵幕內外的態度便可看到這一點。

已、教會與自由美新派、世界教會會議和莫斯科所達成的協議使她成為階下囚。她再不能有效地履行基督的使命。這些全是背叛天主的行為!

 

現在,是教會取回應有的自由,讓吾主基督及瑪利亞統領各地萬民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