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与阴谋的抗争

第1节、勒费尔(Lefebvre)和卡斯楚美亚(de Castro-Mayer)写给教宗的信件19831121

一、《致教宗的公开信、主教宣言》里约热内卢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致圣父:

求圣父您容许我们呈上以下的问题。二十年来教会像是一个被占领的城市。

因为教会的自我毁灭,成千上万的神职界人员与数以百万计的信徒正生活在痛苦和困惑之中。他们被梵二会议的错误、会议后的改革(特别是礼仪改革)、官方文件的错误概念和教权制度的滥用弄到头昏脑胀。

在这险境中, 很多人失去了信仰,爱德也已变得淡漠。公教会的时空统一性也正在消失。

我们主教, 看见世上很多被迷惑的人。他们很希望可以继续坚守公教会在信德和道德上的教诲。

我们认为现在再保持缄默便会沦为同流合污的共犯了。 (若望:贰,11)

所以现在我们要公开的在圣父前(因十五年来私下与您们谈话还未得到结果)指斥构成现状的主因。我求您以伯多禄继承者的权力,于宗徒信德中坚固你的兄弟(路:廿二,32)。

我们随函加上附件来说明构成现状的主因。其实这些错误已曾被历任教宗严责。

一、中立主义、宽大主义和合一运动的概念令信德分裂。此谬论已在《异端谬论八十条》第十八项中被惩斥。 (DzS 2918)

二、在教会里的分权性及民主政体性。此谬论已在梵一大公会议中被惩斥。 (DzS? 3055)

三、对人类自然的权利之错误概念在宗教自由文件中清楚地反映出来。此谬论已在《何等关心》 (Quanta Cura,庇护九世) 和《自由通牒》 (良十三世) 中被惩斥。

四、对教宗权限的错误概念 (DzS 3115)。

五、对弥撒圣祭和圣事的基督教式的改革。此谬论已脱利腾第十二届公议中被惩斥。

六、圣职部的取缔。因此散布异端的自由被广泛利用。

这些文件使很多人感到不安和混乱,因为它们是来自理应是严谨的教会组织。这对于爱圣教会、伯多禄继承者及传统教诲的神职人员和平信徒影响更甚。

至圣圣父,这个混乱情况必须终止。因为羊群正在分散,而失落的羊正追随着佣人。我们恳求您因公教信德及为救灵魂的缘故,重申那些驳斥上述谬误的公教真理。

我们怀着圣保禄于圣伯多禄面前责备他不跟着福音真理(迦贰 十一至十四) 的心情来向您提出建议。他的目的也只不过是想保持羊群中的信德。

圣罗伯多贝勒明曾说过,如果教宗做的事情对救灵魂有侵害时,人就要指出他的错误。

我们来到圣父前发出此号哭,特别是现在 -- 因为新法典和马丁路德五百周年纪念的仪式充满着异端教理。够了,真是够了!

圣父,望天主佐佑您。我们将永不休止地为您向荣福童贞玛利亚祈祷。

请垂顾我等对您的虔爱,

 

玛策禄勒费尔主教,圣庇护十世国际修院,瑞士哀宫

安当卡斯楚美亚主教,巴西金保时

 

二、梵二之后教会学的谬误一览

1、教会内的中立主义宽大主义合一运动的概念

 

这个 天主的子民的教会概念在很多文件中可以见到例如《大公主义》 (Unitatis Redintergratio)、《万民之光》 (Lumen Gentium) 和新的《天主教法典》(见二一)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书信 Catechesi tradendae 对在坎特布里之英国国教(圣公会)的训示Ad totam Ecclesiam 合一名录等等。

《法典》二○四,一:? 基督信徒因洗礼加入基督的奥体,成为天主的子民, 因此按自身方式分享基督的司祭、先知和君王的职务,依各自身分奉召执行天主付与教会在世界上应完成的使命。

事实可以证明这异端的谬误:兴建多宗教式房间的批准,不符合公教释义的合一版圣经的印行,以及如同在坎特布里举行的合一仪式。

在《大公主义》中有人说基督徒分裂对世界是耻辱和不能广传福音的原因圣神不会拒绝其他宗教作为得救的渠道。同样的错误也载于Catechesi tradendae 中。若望保禄二世更是在坎特布里主教座堂(一九八二年五月廿五日)说:基督的诺言使我们有信心相信,圣神会治好那从五旬节时首次的教会分裂。他说的刚刚和传统教理相反说得好像教会从未有过统一性。

天主的子民的概念令人想到基督教只不过是其中一种基督宗教罢了。

梵二会议说异端组织和圣神有真实的联系及确定的,但不完全与天主教的同属性(《万民之光》,十四) ;(《大公主义》, 三)。

这合一的观念与良十三世的《足以明了》通牒中说耶稣没有创立一个由多个不同组织而成的教会相反。同时,这合一性与庇护十二世的人类通牒相反。在这通牒中已责斥了一种含混地属于公教会的讲法。最后,这合一性与奥体通牒责斥的虚无教会说也是相反。

这合一精神也与庇护十一世的《现世可死亡的心灵》(Mortalium animos通牒相反。基督教错误地引用了愿众人都合而为一将只有一个羊群,一个牧人。(若:拾柒 廿一;拾 十六) 来统一教派。他们说真正的基督教会从来没有信德和政体的统一 圣教会的其中一个记号。

这曾被公教道德和法律责斥的合一精神现在竟然准许教友向非公教牧师领取告解、圣体及终傅圣事。同时为了友好也让公教神父给非公教徒施行圣体圣事。

以上是事情实在是违反天主的启示。因为天主说过人要摈弃光与暗、信与不信、天主与邪神的联系。(格后陆 十四-十八)

 

2、在教会里的分权性及民主政体性

削弱了信德统一的基础后,现代主义者今天便积极开始削弱圣教会政体的统一性。

一条错误的道理已在梵二万民之光和新天主教法典显露出来了。这谬误表示:正常地说,主教团与教宗拥有同样的教会至高权力。

这双重权力的教义违反教会历来的教导和惯例,尤其是梵一大公会议 (DzS 3055) 和良十一世的《足以明了》(Satis cognitum)通牒。只有教宗本身拥有至高权力,而他可视乎情况,来下放这些权力。

DzS 3055: 为此,谁若说: 主基督,未曾立真福伯多禄宗徒为诸宗徒之长,为整个战斗的教会的有形首领,或说,那同一宗徒,从同一耶稣基督我们的主手里,直接的,无媒介地领取的首领地位,只是荣誉的,而不是真正兼有统治权的首席地位: 则应于以绝罚。

这错误是依附在教会的民主方向上,而权力就是来自天主的人民。这非伯隆主义已被庇护六世的《坚石上简诏》所摈斥。(DzS 2592)

这种以基层权力为主的趋向可从主教团、神父团、和种种罗马及国内的委员会的创立来得到。(梵一大公会议 DS 3061;新《天主教法典》447条)

现在教会混乱和无秩序性就是来自这权力的削弱。

 

3、对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之错误概念

梵二的人类尊严宣言确认了人在宗教事情上的自由。这种假的自由和历代教宗对此之摈斥成强烈对比。

庇护九世的何等关心》(Quanta cura)通牒和《异端谬论八十条文告》(Syllabus),良十三世的自由》通牒和《永生天主》通牒,庇护十二世对义国公教法官的圣谕(La Riesce)中,都否定理智和启示有同样的权利。

梵二宣告真理是不能被强加于本身的,除非凭借它自己的真实。这是与庇护六世对比士督会议的非伯隆主义摈斥相反。(DzS 2604) 梵二会议确认了人那不需要追随真理的自由来为宗教自由。社会上的政府从而便可以建立真宗教与假宗教的司法平等。

DzS 2604: 命题肯定:把教会的权威,越出训诲与伦理界限以外,把他扩展到外面的事务上,并籍暴力,迫人做那属于劝告良心的东西,那将是滥用教会权威的行为。甚至,藉暴力,用自己的法令,迫外人归顺,那也是无异是滥用权威:那不切定的这句话:把权威扩展到外面的事务上,显示: 教会用那来自天主的权力,好像就是教会权力的滥用;其实连那宗徒本人,在奠定与建立外面的纪律上,也用过这个权力: 故这样的命题,是异端的。

这道理已被圣庇护十世的《我等宗座的职责》训令所摈斥,它说明此谬误来自对人类尊严的错误理解。归根究底,这是来自法国大革命中伪哲学家的不可知论和唯物论。

梵二提到宗教自由将给教会带来平稳的局面;但额多略十六世却说没有限制的言论自由不会对教会有益。

梵二会议在《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中说到,人类及基督徒的尊严藉基督的降生得以恢复。这谬误同样可在若望保禄二世的《人类救主通谕》上见到。

会议对于这假人权的接受破坏了吾主的在世的统治权,因为它削弱了教会使吾主支配其心灵的权力。现在教会便要与善于征服灵魂的魔鬼开战,而传教的精神将被指为极端的变节。

国家在宗教上的中立使吾主和教会受伤害,尤其是以公教为主道的国家。

 

4、教宗的绝对权力

教宗在教会的权力当然是至高的,但也不是绝对及没有限制的。因为它是依存在天主权力之下的。这信理在圣传、圣经及教会已下定义的信条中都可以清楚见到。 (DS 3116)

教宗的权力是由赋予它的那一位所限制的。这教宗庇护九世在梵蒂冈第一届大公会议《永远司牧宪章》中已下定义。(DzS 3070) 改变教会的宪章来容纳那反天主神权的人权力量实在是完全滥用权力。

 DzS 3070: 原来圣神之预许,来到伯多禄继承人那里,不是为叫他们, 由他启示而向人揭露新的道理,而是教他们, 在他助佑下,把那籍宗徒所传授下来的启示,即信德的宝库, 圣洁地予以看管,且忠实地予以陈述。 所有可敬的教父们,都拥抱他们由宗徒传下的道理,而且那些正统的圣师们,也都予以尊敬和信从。他们完满地知道, 圣伯多禄这个宗座,按主我们的救主, 对宗徒之长所作的许偌,常常保持忠贞, 不为任何邪说所玷污: 因为他曾经对伯多禄说:我已经为你们祈求,为叫你的信德, 不致丧失,待你回头以后, 要坚固你的兄弟。

在这及其他事情上,神职人员和每个公教徒都有反对及拒绝听从的责任。麻木服从便是遵行人而非天主的旨意。(DzS 3115) 如果害灵魂的恶行是公开的,那么反抗也需要是公开的。(圣多玛斯II,II,33,4)

DzS 3115: 由于教宗职权类似奠定的基石: 属灵体制的力量,就存在了主教的职权,主教们,由于天主自己安排的权力,就享有权利与义务,而对这种权利与义务,教宗既没有名分,又没有权力,予以改变,为此,梵一公议会的法令,完全受到误解了: 他们妄自猜测,认为是主教的统治权,已为教宗的权利所吞吃掉;而教宗本身,已被请求,代替任何一位主教的地位;主教们 只是教宗的工具, 是他的公务员而没有个人的责任感特别对上面的所法,我们必须严予摒斥。诚然,圣教会不是这样的,在这社团里,那惨无人道的专利 口号格言被接受,那口号说: 各人有各自的责任,在任何情形下,都为长上的命令所铲除(剥夺)。

以上陈述的基本的道德伦理是用来管理合法权力运用的。

再者,此抵抗力量,的确可从那些握住传统公教信理的人被罚中看到。那些宣讲异端或亵渎神圣的人却没有被问罪 C 这就是滥用权力的写照。

 

5、弥撒圣祭被基督教化

这被若望保禄二世纳入宪章中之新的概念便是教会中心礼仪弥撒圣祭。教会学新的定义正产生新潮弥撒的定义:弥撒是分权和合一的圣餐仪式。这引起与传统教会教诲的决裂。

这概念的形成近似基督教多于天主教,这可以解释为何某些理念被无故捧起而某些理念又被无故贬低。

平信徒在弥撒中的参与被看得异常重要,而司铎就被贬为一个普通的主持人。同样圣道礼仪被看得异常重要,而赎罪的祭祀就被遗忘了。团体圣餐被看得重要,而弥撒已被平信徒化了。这一切都减少了教友对祝圣后基督真实存在性的尊敬和信念。

不同的弥撒仪式的数目因弃用拉丁文而不断增加,同时世俗和异教的风俗也被加插在弥撒内。虚假和不实的翻译版本更令教友们丧失信德和虔心。

佛罗伦萨大公会议和脱利腾大公会议已颁布绝罚予以上讲过的转变,除此之外,它们也确认《行祭常典》是宗徒时代传下来的。

教宗圣庇护五世和格来孟八世也曾坚持不应改变弥撒圣祭,从而令罗马弥撒仪式永远留传下去。

因为弥撒中神圣的要素被抽出使它平信徒化,所以司祭的角色也被平信徒化,如同基督教信的一般。

这基督教形式的礼仪革命是新潮教会中的一个最大的错误,因为它使人失掉信德和圣宠。

 

6、谬误和异端的随意散布

不断寻找道理的教会实际上已引进了基督教的自由思想,而这是多种道理溶聚在教会的结果。

圣职部、禁书目录和反现代主义誓言的消失,促成了现代神学家创立迷惑教友的新学说的必要,因为这才可以导致人接受神恩运动和圣灵降临节派等的团体。这真是反对天主与衪教会权力的革命啊!

那些已被教宗摈斥的严重现代主义谬误现在竟可在教会随意发展,例如:

甲、反经院哲学、存在主义论和反理智的现代学说充斥于天主教大学和修院中。

乙、教会当局为了要附和现代社会,便赞同人道主义令万物以人类为依归和最终目标。

丙、自然主义对人和人类价值的称赞,使基督救赎圣宠的超性价值被遗忘。

丁、不断演变的现代主义使人不接受有二千年之久的天主启示的圣传再没有不变的真理或信条。

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梵二会议拒绝摈斥这些谬误,这是可耻及使人厌恶的。而且梵蒂冈此举,很易令人觉得它赞同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多于基督精神观察十五年内圣座对铁幕内外的态度便可看到这一点。

已、教会与自由美新派、世界教会会议和莫斯科所达成的协议使她成为阶下囚。她再不能有效地履行基督的使命。这些全是背叛天主的行为!

现在,是教会取回应有的自由,让吾主基督及玛利亚统领各地万民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