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菲律宾主教拉佐(Lazo)写给教宗的信件1998年5月18日

《菲律宾主教拉佐向教宗所作的信德宣言》

至圣圣父,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罗马主教,耶稣基督的在世代表,伯多禄的继承者,宗徒之长,普世教会的最高领袖,意大利的总主教,罗马的总主教,梵蒂冈掌权者:

至圣圣父,一九八八年,马赛总主教拉菲尔为拯救天主教信仰,而祝圣四位主教。值此十周年纪念之际,我宣称自己是罗马天主教信徒。我的宗教建立于吾主耶稣对伯多禄说的话:你是伯多禄(磐石),在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会。(玛窦十六:18)圣父,我念的信经是宗徒信经。此信仰是来自耶稣基督,通过最后一位宗徒之死而完成。它为拯救灵魂作为引导,已交托罗马天主教教会,直到世界末日。圣保禄宗徒教导弟茂德说要保管所受的宝库,这信德的宝库

圣父,这好像圣保禄正在告诉我保存这已交给你的宝库,而不是由你所发现的,你不过是领受者、

这不是你自己所得出的结论,也不是任何个人的理解而是教育的成果,它不是作为个人应用,

而是属于大家的传统,它不是从你而来,而是来到你头上。为了尊重这一信仰,你不能以创作者自居,而不过是一单纯的信仰保持者。你不是信仰的倡导者而是门徒,你不应去指导,而应该服从。(圣味增爵乐林)

在梵一大公会议中教导天主所显示的信德道理,它不是为了发现心理学上的需要而加以改善,而是神圣的交托,此信仰已交托给基督的净配。他应忠诚地坚守,而且毫不错误地解释,慈母圣教会应一直理所当然地保持信仰的完整牲,不允许为了更进一步理解而违反信仰的某一条款。

天王许诺圣神常在伯多禄的继承者的身上,藉着圣神的助佑,他们会更好地、非常忠心地看守着从宗徒所传下来的信德道理。(梵一大公会议)

而教宗的权力不是没有限制的,他不但不能改变任何神圣的设置(例如阻止主教的司法权),他还应该保障信仰而不是破坏。他应该听命于天主而不应在他所管辖的羊群中制造混乱。

圣保禄宗徒在《致迦拉达书》上说:不论谁即使是自天降下的天使若他所宣讲的,与我们所宣讲的不同,则此人该受诅咒!

我作为一个主教,简单地说,在梵二会议以后,我的立场是:如果梵二的改革是按照耶稣的意愿,我将愉快地听命合作。但如果梵二是为了计划破坏耶稣所亲自建立的教会,我则拒绝合作。

圣父,1969年在菲列宾 La Union 圣费南度教区举行的一次接待罗马教廷的会议中,毫无理由地宣布取缔传统的拉丁弥撒,而取而代之的是新弥撒。由于此命令来自罗马所以必须执行,不准抗议。

圣父,我在晋铎23年后的1998年宣告退休,在退休以后我发现了非法取消拉丁弥撒的真正原因。因为它是宣传合一运动的障碍。天主教弥撒包括的天主教教义都是基督教所否定的,为了要和基督教联合,必须首先取消拉丁弥撒而取代以新弥撒。

新弥撒是由博格尼(A.Bugnini)蒙席(他是自由美生派成员,此系一秘密组织,其宗旨为反对耶稣)伙同六个基督教牧师一起制定的经文。他们修改了弥撒中与基督教不同的经文,有的甚至删除。同时也加上了些与基督教妥协,和一些异端的东西。更有甚者他们修改耶稣所定的奉献仪式,由于这些礼仪的变更,因此新弥撒更像基督教的仪式。

基督教认为弥撒不过是聚餐、是集会、是纪念活动。传统的大公会议强调弥撒是祭献,是加尔瓦略山流血祭献的不流血形式的重现。所以我们的主,天主曾在加尔瓦略山奉献自己给天主。现在在面酒的形象下重新再奉献。在最后晚餐祂曾被叛徒出卖,由于人性的要求,基督留给教会一个有形的奉献。借此十字架上的流血祭献可以重现,每个人可以领受祭品。如果没有祭献,也没有圣体可领。弥撒首先的、主要的是祭献,然后才是领圣体。

同时必须指出,新弥撒中也正在否定耶稣真正临在在圣体中,这样的怀疑也存在于成圣体的奥迹中。由于这一点,所以新弥撒中司铎也由司祭降格到集会的主持者,他仅仅是组织的主席,为了这个原因他面对教友,而在传统弥撒中司祭面对主耶稣所临在的圣龛,面对祭台。

我在知道这些突变后,决定不做新弥撒,过去为了服从教会的神长我已做了廿余年,如今又回到传统的拉丁弥撒,因为它是吾主耶稣在最后晚餐亲自所建立的,同时这弥撒在各个时代不同世纪中曾圣化了千千万万的灵魂。

圣父,我带着对伯多禄继承者的崇敬来尊敬您,但我不能赞同您个人有关普世救赎的论点,因为这违反圣经的教导。

圣父,是否所有的人都能得救?吾主耶稣要求整个人类都能得救。事实上祂已为我们而死,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得救,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履行上天国所必需的条件。

在耶稣升天以前,祂已交托给宗徒们传播福音到普世万民的任务,祂的训导己指示出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得救,祂说: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传福音,信而受洗的必要得救,但不信的要判罪。(玛尔谷16:15)

圣保禄宗徒也支持这个说法,他对信徒说你们岂不知道不义的人不得继承天国吗?你们不要自欺,无论是淫荡的或是拜偶像都不能继承天主的国。

圣父,我们应当尊敬邪教吗?吾主耶稣只建立一个教会,在这教会中才能得到永生。这就是从宗徒传下来至一、至公、至圣的罗马天主教会。当耶稣在传授所有救灵魂所需要的教义和教理时,祂没有说尊敬所有的邪教,事实上天主圣子被钉于十字架也因祂不愿与世俗妥协。

早在1910年教宗庇护十世警告国际命名派别精种是裂教运动的一部份,他们在世界各个国家建立全世界统一的组织。教宗良十三世警告说:把所有的宗教一样看待这就等同于毁灭天主教,它是唯一的真正宗教,不能和别的宗教同等看待。这过程是从公教教义到基督教,从基督教到现代主义,从现代主义到无神论。

如今所出现的合一运动已渗透到传统的公教教义和教规,已将耶稣所建立的宗教和其它邪教,人为的宗教等同在同一水平,以往数世纪以来的教宗绝对禁止参与任何形式的合一集会,也不能对这些活动或团体支持或鼓励。(庇护十一世)

我是为永恒的圣伯多禄和圣保禄所传下来的罗马而工作,我决不跟随自由美生派的罗马,早在1884年教宗良十三世就对美生派进行了谴责裁决。

我也不接受现代主义的罗马,教宗庇护十世于1907年在他的《百科全书》中对现代主义已进行了裁决。

我不会为受美生派所控制的罗马而服务,它是路济弗尔的经纪人,魔鬼的代言者。

但我支持按天主的意旨为光荣圣父,圣子,圣神领导天主教会的罗马。

我自己感到非常幸运,在当前教会的各种危机中,藉着天主的恩宠能回归到传统的圣教会,重新奉献传统的拉丁弥撒,它是耶稣在最后晚餐中亲自所建立的。这也也是我晋铎时的弥撒。

愿至圣玛利亚,大圣若瑟,我的主保圣人,圣安多尼,圣弥额尔总领天神,我的护守天神,帮助我至死忠心于耶稣为救赎人类而建立的圣教会。我祈求恩宠使自己常常是位忠心的司铎和耶稣基督所喜悦的主教。临终能安死于至一、至公、至圣、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