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奥他菲厄尔 (Ottaviani) 和巴捷尔 (Bacci) 枢机写教宗的《简短的检查》(Brief Critical Examination)

1969925

 一、《奥他菲厄尔枢机的干预》,罗马,一九六九年九月二十五日

致圣父:

  我们已详细审阅《礼仪宪章》委员会专家所制定的新弥撒 (Novus Ordo Missae)。 经过我们多番祈祷及反省后,决定要向圣父提出下列的意见:

一。随信附上的评论文章是出自个别主教、神学家、礼仪专家及有神牧权的本堂司铎的手笔。虽此论文实在简短,但它却清楚地解释新弥撒内模糊不清和易受混淆的元素。不论整体或详细而言,这弥撒实在是违背了脱利腾第廿二届大公会议中关于弥撒圣祭的教导。在那时, 弥撒常典 (Canon of the Mass)的固定性像围墙般的保护着奥迹的完整。

二。新弥撒与公教传统决裂,就算是因为教义的理由,也远不足以作为变更的原因。在新教会里, 崭新的概念不断出现;永久的真理却不断被压制。这足以令基督徒以为宗徒传下来的公教真理是可以改变或可以忽视不理的。在最近的改革中可以知道,教友对礼仪革新只会感到手足无措,甚至令他们丧失宝贵的信仰。神职界中知识渊博的人也因此而焦虑不安。

三。因为知道圣父每刻都惦挂着各神子的需要,所以我们肯定以上的考虑必在圣父心里产生共鸣,就如同我们从四面八方所听到的一样。

臣民对于会危害他们的法律,享有要求立法者废弃或搁置它的权利。所以,尤其是现在当信德的纯洁及教会的团结常常受到伤害时,我们恳切地哀求圣父您,念在您对传统经书的高度赞扬和普世公教徒对此的强烈爱戴,不要剥夺继续使用完整无玷及硕果累累的圣庇护五世弥撒经书的可能性。

 奥他菲厄尔枢机 (A.Card.Ottaviani),巴捷尔枢机 (A.Card.Bacci) 

二、新弥撒的批评论文概要

1、弥撒改变之历史

在一九六七年的主教会议中,这新式的弥撒曾遭大部分主教摈斥。它是从来没有被呈交给主教团,而且根本没有教友曾要求更新弥撒。所以,这新弥撒完全是为迎合基督教中的现代主义者而创造出来的。

2、弥撒之定义

在新弥撒中的用词多是含糊不清的。弥撒中,被钉死于十字架上的基督以无血的方式重现在眼前;可是新弥撒中重点却只在晚餐和纪念上。

3、弥撒之目的

弥撒的三个目的已被改变 C给天主的祭祀和人类的牺牲再没有区别;饼与酒只是精神上(而不是实际上)成为耶稣圣体。

4、弥撒之精萃

基督在圣体中的真实存在性从来没有被提及过,间接来说,有关信理已被否认。

5、弥撒之四个原素

神父与教友两者的地位已被歪曲。主祭神父像一个基督教牧师一样,同时圣教会的本质也被误传。

6、团结性之破坏

放弃使用拉丁文后,礼仪的统一性已被破坏。这很可能会影响到公教信理的一致性。新教会没打算坚持脱利腾大公会议的公教立场,但是只有坚持这立场才可以令人问心无愧。

7、与东正教之疏远

尽管新教会对若干异见的团体感到满意,然而它却疏远了东方教会。

8、护教精神之中断

新教会中大量存在着危害公教信仰纯洁的错误,其中有显然易见的,但也有旁敲侧击地暗示的,这一切旨在于破坏教会中的护教精神。